歿

盜墓筆記 瓶邪 不再天真(上)

「你是誰?你不是吳邪!」張起靈拿著刀,冷冷的問。


「我...不是...吳...邪?」那我是誰?茫然的盯著那冷冽如黑曜石的墨瞳。心低湧起深深的悲哀,隨後,我不受控制的笑,從一開始低低悶悶的笑,到最後歇斯底裡的大笑,完全不去理會還架在脖子上的刀。張起靈皺著眉頭,看著我笑到顫抖,脖子也因為我的動作被割出一道血痕,下意思的他放鬆了力道,而我趁機逃離他的箝制,迅速的拉開距離。我靠在石壁邊,仍然痴痴的笑。


「恩...我不是你的天真無邪。真靈敏呢!一下子就看出來了。」我嘶啞的說。哎呀,真糟糕,剛剛笑的太過了!呵呵,無所謂了!


「...」張起靈一聽到我的回答,殺氣一開,壓力瞬間向我湧來。我身

© 歿 | Powered by LOFTER